长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每个剧本穿一遍 67.迁怒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6次 时间:2019年06月05日

每个剧本穿一遍 67.迁怒

“惟愿你喜乐平安”几个字印入蔚良眼中,她仿佛能看到自己这张脸上犹如解脱一般的表情。

之前那些日子里因为查微凉一根筋而产生气愤的、恼怒的心情,此时全都化作了愧疚和难过,如果她知道查微凉心里面的想法,她一定不会让她那样做……如果她知道那是查微凉最后的时光,她一定会满足她所有的愿望,而不是每一次做什么,都带着一些不情愿和别扭……

但是如今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查微凉已经消失了,离开了这个世界,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查微凉的灵魂,甚至除了她自己也没有人知道查微凉的消失,查微凉这个身份还在继续,她要顶着查微凉的脸孔继续活下去。

蔚良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她所处的生活环境不允许她感性,但是此时此刻,那些在她看来,极为没用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除了哭泣,她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应战给蔚良打第一个的时候没有人接,他也没在意,洗完澡回来又继续打第二个,但还是没有人接,而这个时候已经夜里11点半了,他渐渐皱起眉头,尤其是想到蔚良今天的反应,心中慢慢升起不安来。

等到第三个、第四个都打出去仍然没人接的时候,应战直接换衣服,然后给许哥打:“许哥,我要知道她目前的位置。”

许哥是蔚良的保镖,为了在蔚良遇到危险的时候,能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蔚良的上还有车子上全部都有追踪器,应战一直知道蔚良不喜欢别人干涉她的生活,但是在追踪器这种问题上,她却是意外的很配合,若是白天也就罢了,应战不会去问她在哪里,但是这样的大晚上打竟然没有人接,他的心不免提起来。

许哥好不容易被蔚良放了一天假,竟然此时又接到了应战的,但是听到应战的话,他也赶紧醒来。

等应战听到许哥说车子的位置在收费站路口不远处,莫名松口气,而这时候他已经将车开了出去。

他心急火燎的把车开到收费站不远处,果然就看见蔚良的车子停在那里。

当他疾步走到驾驶室旁边的时候,才发现蔚良呆呆的把头枕在车窗上。

自己担心了大半晚上

每个剧本穿一遍  67.迁怒

,但是这个人却在这里看风景一般,应战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他只不过是在查微凉面前收敛了自己的脾气,此时此刻忧心忡忡,那些隐藏起来的脾气全部都爆发了出来:“你是怎么回事?到底有没有一点安全意识?一个单生女性,大半夜时往这个地方走,你有没有想过遇到了不好的事情怎么办?”

“我给你打,为什么不接?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应战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才发现蔚良几乎无动于衷,神魂仿佛已经到了天外一般。

应战那个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直接拉开了驾驶室的车门,将蔚良从车上拽下来,捏着她的下巴说:“我说话你到底听没听到?”

身体上的疼痛终于让蔚良有些回神,但是当眼神终于聚焦到这个掐着自己脸颊的人身上,蔚良陡然生出一股气来,她把自己所知道的那一点功夫路数和出于本能的抗愤怒抗拒全部用到了应战身上:“你为什么不对她好一点?你为什么要让她心如死灰?你为什么要让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一点的留恋?”

蔚良如同疯掉一般使劲捶打应战,应战心里面的那股气还没有发完,就被微凉倒打一耙,尤其是她说的那些话,叫应战整个人都懵了!

但是哪怕蔚良如何对待他,他都没有放开一直搂在蔚良腰间的手,除了偶尔抓到他的脸应战会躲一下,可以说任由蔚良发泄!蔚良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打了应战多久,只知道等她打累的时候,应战仍然如同没事人一样。

应战见她终于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带着些无奈和纵容的说:“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是谁?我做了什么事让她心如死灰?是不是谁和你说了什么?”

然后蔚良听了应战的话,却怔在那里,你看,事情就是这么可笑,蔚良憎恨应战没有善待查微凉,但是应战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从前是不是没有善待查微凉,此时此刻,听到应战的反问,有些话蔚良根本说不出口!

要说什么?你为什么没有多关心下查微凉?你为什么对她不冷不热?连查微凉自己都知道那是她的一厢情愿和执念而已,在她认识应战的时候,和应战交往的时候就知道应战向来都是那样,虽然和他交往的女人不少,但是人家哪一个不是好聚好散,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前仆后继,查微凉早早就知道这件事,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过是不甘心而已。

应战见蔚良怔怔的,心里面再次紧张起来,此时此刻,他很笃定有人对蔚良说了什么,所以蔚良才会问出这样的话,有些无奈,但又带着点欣喜,她这样说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吃醋了,她跟自己上床并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她对自己还余情未了?

这样一想应战登时觉得有些激动,他深深的看着蔚良:“如果你听到了什么话,知道了什么事,你可以亲自向我来证实,不要用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话来想象我,那都不是我,你眼里你认为的那个人才是我。”

“现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应战说完这些话的时候脑子也在高速运转,分析蔚良说的那几句话,是不是从前什么时候他都和他的前任女朋友们分手没有断的干净,然后有人向蔚良说了他的坏话?正好蔚良才在七夕节那天重新接纳他,恐怕正是摇摆不定的时候,这种情况下,如果她听到了什么消息……但是这一时半会儿应战根本想不起来他到底都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儿,他和自己的前任,每一个不都是和平分手吗?

果然是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在这种情况下,应战将所有的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蔚良有些苦笑的低下头:“抱歉,我迁怒你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