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

从骑士到皇帝 041 我要.....!

来源: 分类:武侠 查看:9次 时间:2019年06月09日

从骑士到皇帝 041 我要.....

从骑士到皇帝  041 我要.....!

!

高卢单耳人数,因此超过五十人后,迎来重大转折,因伤者中出现-一位单耳子爵!

伤几个平民,不必要伤财动众,但贵族一损俱损,是人都有朋友,这子爵拉了友好贵族,游说帮他出手。

“罗马之后是日耳曼,日耳曼之后呢?欧罗大地之主?如今有三,拜廷呼声最高,我们高卢后来居上,如今跟超过萨克森,与西里并驾齐驱,但西里和拜廷可没有被异教徒打脸情事,我一耳事小,王国威名事大!”

这词不错,听上去血气很足,但钱从哪来?

陆地太远,只能是海战,这是高卢短板,吵闹不止,直至四个月后,新一次国政会议上,诸贵族又算一次请援军的帐,发现其实有利可图,因休达产金银,而且不打不行!

因这段时间,高卢又损失三艘官方货船,苦主也多了个“男爵”。

屡求不得,那子爵也见机讥笑,“哈哈,子爵、男爵都有,再添骑士、准爵、伯爵、公爵、大公、王室成员,看来也是迟早之事,干脆先送一只耳朵,到休达王都-卡布奇诺,免劳人取,以后海员,都挑“无耳之人”出任吧。”

“咚!”

“碰!“

“轰!“

会散,杯碎,桌翻,推荐票!

除自身海军,还租用西里王国跟尼斯港的四十艘战船,开始出征。

因情报失误,休达误以为高卢独自出战,心有轻视,第一次接触时,就损失十五艘主力战船,陷入被动。

又因数量相差近倍,即便休达击沉更多战舰,却也无力回天,最惨烈一战,死在甲板白刃战上的士兵,超过千人,能活下的士兵,却比死还痛苦,无一人肢体完整。

对于西里和尼斯港士兵来说。他们地处教廷甚近,信仰甚诚,每杀一位异教徒,自身羽毛就剩洁白一分,这种好事,哪能放过。

当看见海军大将的人头,被送回后王都后,休达服输!

仇怨种子开始结下,沿海一带上百城镇,都被联军洗劫一空,联军还奸杀超过五百名的休达女人,並挖出三百多名休达男人眼睛(即便並非士兵),作为割耳回礼。

因为他们-“有眼难辨”,看不见上帝恩泽!

援军拍拍屁股走人,这些帐全算高卢头上,几年后,从高卢控制的地海海域势力起算,到休达控制的海域止,有一句话传开,“真主跟上帝相遇,可握手言谈,但法兰人和休达人相遇,只一人存活!”

……

“他们都是魔鬼!我的表姐就是因为被休达人掳走,至今下落不明,他们还……。”接待者把话题引到休达人后,越说越愤,直至兰德尔有些不耐,“等我一会,我与家臣随意走走。”

接待者又收到一枚金币,对邓布说了几个方向不能走动后,退至一旁,虔诚摸着,现在阿拉贡物价飞扬,这三枚金币,花用省点,足够家族两月开销了。

兰德尔漫步墙边,对挽着他手的邓布道,“你是本地人,又曾入我母亲的王室服务,给我说说你在这里的日子吧。”

重回故土,兰德尔相信邓布挺开心,无话找话,让他说说故事。

“真的!”

邓布侃侃而谈,回忆当年,说到停不下来,甚至开始替兰德尔讲起布拉宫历史,他也不打断,静静听着,装作不懂。

“少爷,五百年前,伊利半岛一分为二,北方由西葡帝国管理,南方则是早期迪休人建立的奈米王朝,首都地设在南方大平原格达,阿拉贡地区当时也由其统治。

王朝领袖称“苏丹”,本地语,乃“权势”之意,第三代苏丹时,在阿拉贡莫洛诺地区,也是现在的阿拉贡王国王都,修建这座布拉宫,並将此作为副都……

后来格达上演多次政变,残破不堪,五代苏丹逃难至莫洛诺地区,使阿拉贡成了新的政治文化中心,六世苏丹时,又扩建布拉宫,现在宫殿主建物,都是那时就完成之建物,后世只负责修补。

……西葡帝国统治者夺回阿拉贡,见到布拉宫时,赞叹这些异教文明的心血结晶,并没改造破坏,使今之后人望景时,能想象当时繁华瑰丽……当然,我怎么懂这些,全都是您的母亲跟我说的。”邓布说到满足后,缓缓停下,

“阿姆,你挺会说故事,如果以后这座城也成我们阿道夫所有,你继续替我儿子说这些历史故事吧,所以你要保重。”

“谢谢少爷……您更要保重。”邓布眼中泛红。

这一刻,两人不是主仆,而是都希望对方安乐一生的家人!

身为客人,兰德尔进入布拉宫后,先到使节厅的房间等待,那也是布拉宫内最大最豪华的厅堂,国王在此接见外宾。

一进入,就收到通知,国王打算明日外出王家花园打猎,所以把国宴提到今晚。

接见国王前要先行沐浴,以示尊敬,官员安排了负责洗涤的老手浴女。

她们用着白色丝布,把兰德尔身上每寸毛孔,都擦得发亮。水里面,放了大量新鲜花瓣,使兰德尔梳洗完后,身上带了一股玫瑰花香。

接着浴女又帮兰德尔按摩,从航船、做车时积累的疲劳,消失的干干净净,兰德尔也睡了一小会,再醒来时,精神许多。

服装有很多选择,阿拉贡各地区的传统服装都不一样,兰德尔让侍女挑选,她们

挑了一件最近流行的款式,色彩鲜艳。因阿拉贡产羊,羊毛是大宗物资,民众也喜爱穿着,后帮他系了条羊毛腰带在腰,头戴一顶七色绒帽。

听完侍女所言,兰德尔只觉身上五颜六色,脑海想着,自己正身披虹彩。

换上阿拉贡服装后,兰德尔回到使节厅,邓布跟睡熊较早前,便沐浴完回来等候,

至于达斯,被以身份太低为由,无法进入使节厅,邓布是兰德尔强烈要求才获准留下,其他身份更低的手下,也都安排在布拉宫外的临近屋房等待。

三人无事可作,兰德尔便道,“你们说说这屋子摆设,我感觉一下。”

“墙上有很多复杂花纹,不知何故,花树和星辰等物甚多。”睡熊先道。(注)

“新月教有规矩,不能使用会流血之物,所以当初用这种装饰。”邓布此时心中,三分开心,三分感慨,和四分难过。

开心的是重回故土,感慨的是人事已非,难过的是兰德尔看不清,不能带他感受,

当初夫人生长之环境。

“让诸位贵客久等。”闲谈时,一名比接待之人更高级别的官员出现,“晚上举行国宴,款待诸位,同行还有“西台王国使臣”,但宴会设在木星时三分(九时半),还有点时间,等会,我再请人带诸位引导游玩,让贵客了解布拉宫风貌。

“您说西台?”兰德尔想起什么。

猜你喜欢